亚马逊与Facebook合力狙击,Parler何去何从

1月11日,亚马逊撤销了帕勒(Parler)的托管服务,于是帕勒起诉了亚马逊。在此之前,苹果和谷歌已经将帕勒从他们的应用商店中下架了。

面对这些科技巨头带来的压力,帕勒显然招架不住,也没有阻止的能力,因此要求让它们找到能够代替亚马逊的托管服务,然后再撤销。

帕勒现在陷入了困境,其它科技公司的回答相当一致,亚马逊、推特都不管,我们这些小公司就更不敢了,所以迟迟没有找到新的托管服务。

其实帕勒只是一家小众的科技公司,为什么会遭到这么多科技巨头的打压呢?因为帕勒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交软件,没有任何限制,因此帕勒促成了两极分化的公众对现实的不同看法之间的日益扩大的差距。

而特朗普的账号被推特和Facebook冻结账号后,特朗普便开始使用帕勒,也正是因为如此,帕勒用户激增,一个月之内用户量达到了1000万,之前用户不过100万。

帕勒于2018年推出,当时Facebook、推特以及YouTube已经在科技界奠定了自己的地位,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社交软件都有诸多限制,都不待见右翼用户,于是帕勒成为了他们新的阵地,可以随意发表自己的言论,不必当心公司会因为危险或者误导而屏蔽他们的帖子。

帕勒刚刚成立的时候,人数并不多,但是他们容纳了很多边缘和暴力理论家和团体,因此大受欢迎,尤其是近期。

在选举的前几周,各大社交平台都开始屏蔽与之相关的帖子,用户纷纷涌向其它平台,其中就包括帕勒,而在帕勒,特朗普更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出。现在看来,也只是昙花一现,该网站已经被关闭了。

关于帕特的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找一个新的托管服务,不再受制于亚马逊。除此之外,帕勒的命运也取决于其成员在未来几个月做什么,公司能否利用新用户的涌入,让其流到更大的平台?

帕勒迎合了右翼受众,并且允许一些仇恨的言论在其平台上发表,证明了帕勒对于仇恨和偏执的容忍,以及与暴力运动的联系,而帕勒此时的处境,不就是正在处理成员实施暴力后的后果吗。

事实证明,一个社交平台如果在不受监管的混乱中成长的话,很难有长远的发展。虽然知道帕勒很难恢复了,但是帕勒所营造出来的极端主义将会持续一段时间。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