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出海众生相(上)

一、Affiliate篇

互联网出海创业者众生相(上)
作者: 吴哲辉

一、Affiliate 篇

国内都几乎没人听得懂,什么是affiliate,稍微懂点互联网的人知道,和网站管理员、站长差不多;如果你周围有一个几乎不出门、不修边幅、但随时有钱花甚至比一般人要有钱的朋友,他八成就是做affiliate了。

Affiliate是一个神奇的物种,有些affiliate个人利润比一个上市公司还多,也有人折腾下来一无所获,他们手里掌握着各种各样的流量,或自建网站,或购买流量。

作为一个资深Affiliate,JP就是搞流量的。

二线城市几套房,几辆车,活得有滋有味,JP既成功过,也作过loser,更多时候,是在两者之间不停的切换。

“找对自己合适做什么项目最重要”,26岁的JP已经看起来有一副堪比华为程序员的面孔,长期的熬夜让他眼袋黑厚,似乎盛满了沧桑。

“做affiliate其实很low的,很早些年我做过SEO,做过站群,甚至还做过Emu,CPC项目,积累点资金后开始做media buy,大大小小尝试过不下于几万个offer了,包括海外运营商订阅、信用卡订阅offer、dating、App下载等等,不是所有项目都赚钱,也不是所有项目都符合自己的。”

“听起来一点也不low啊,你们这行说话都要和白领一样装逼,一定要中英文夹杂的吗?” 小编似乎觉得他们很厉害。

“并非装逼,而是很多中文无法表达出这样的意思,” JP连忙解释到,注意到他一身名牌,但难掩局促,小编赶紧转移了话题:“那你有流量吗?”

“谈不上有,也谈不上没有,早期自己做站群,也买过网站,现在主要还是付费流量,叫paid traffic,也有人叫media buy,简单的就是国内的媒介购买。

“不过我们这个媒介购买技术含量可大了,不和国内那么简单,以前去包站也叫媒介购买,现在已经有了专门的职位,比如facebook优化师、adwords优化师,就是在一些付费流量平台按照CPC结算,和广告商按照CPA或者CPS结算。”

看着小编一脸茫然,JP拿出来了一张图,还带着体温,可见经常把玩:

image.png

“很怀念13年的Facebook上跑dating offer,几乎一本万利,躺着赚钱;每天只需要充值,几万美金利润就到手了”,JP掐灭烟灰,继续沉浸在回忆中,“简直和2010年做域名停放差不多,不过不用提心吊胆,那质量没的说,放一张某某美女给你发来消息,转化哗哗来”,他声音都高亢了许多。

“那你最落魄的时候呢?” 小编又开始作死了。

“最落魄?亏钱呗,亏到怀疑人生。这行水太深了,流量良莠不齐,只能自己去优化,我们赚的始终是小头,那些开发Nutra的,卖货的才是真赚钱;虽然没有我们推不掉的offer,没有卖不出的货,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自己做广告商,不用受network的压迫”。

JP顿了顿,望向远方,似乎在憧憬做个牛逼的广告商。

二、广告商篇

image.png

阿联酋,凌晨5点,窗外已是依稀的光亮。

看着后台不停增长的数字,Esben会心的笑了。

为了对付这群中国的network与top affiliate,他又一次通宵了,这几年中国付费营销势力崛起,不可小觑。

他就是传说中的广告商,在中东、以色列、塞浦路斯有着很多和Esben一样的从业者,他们有着和欧美人一样的面孔,欧美人一样流量的英文,经常往返美国欧洲,四处寻找强悍的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然后放offer给各大network,各大network再放offer给底层的affiliate。

他们是出来卖的,不过可不是卖货的,他从来就不屑于苦逼的卖货。

他们卖的是内容 --- 虚拟产品,令人发笑与颤抖的内容,几个美女视频、马球比赛、偶尔几个大人视频,或者直接打着抽奖的名义诱导用户订阅。

发笑因为这种国内SP玩烂了的手段,现在竟然可以扫遍全球,头脑简单的欧美人被洗了一遍又一遍,无奈受制于一年只有两次charge back的机会,忍痛被薅着羊毛。

Esben躺在舒适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中,惬意的边喝着威士忌边看电视,他自诩西方人,自然要看正版的Netflix了,窗外沙漠的风沙走石丝毫不影响他灵感袭来,恩,就用Netflix了。

只需一美金,即可获得免费全年的Netflix会员的机会,当然,要获得这样的机会,需要先成我的会员,免费试用7天,等到7天过去,每月50美金。玄机是Rebill,只要不取消,就自动续费。

Facebook、adwords等大流量平台已经不允许上了,不过,难不倒Esben,他是商务高手,不是还有那么多network么?不是还有那么多生猛的中国人么?

这群人弄流量灵活,手段多样,FB不让跑什么,他们就能上什么,找到几个top affiliate问题就解决了,恩,一张西方人面孔还是很有优势的,几个电话就能搞定只对欧美人有特殊权限的支付商。

从业三年,天天找各种内容,天天被人投诉,不得已换了身份,官网都不留个人信息,只留Email,万一哪天出入境惹上麻烦呢?

Esben托着大胡子下巴凝思着,也许该找蓝色星期五运营商订阅同行聊聊新路子了。

三、亚马逊卖家篇

image.png

“我不是卖货的,我是做互联网的”

每次被女友取笑,严小光都要一本正经的强调,我真是做互联网的。

可当夜神人静的时候,想着满仓的挤压货物,不禁反问自己,我不就是卖货的么?

严小光从事亚马逊跨境电商行业已经3年了,这3年他尝试过了无数次的产品,起早贪黑,跑遍了深圳数不清的工厂,与工厂谈支付周期,与物流谈价格,奔跑在供应链的第一线,所幸得天独厚的深圳,是跨境电商的天堂,一阵摸爬滚打后,佳伟也有了自己的人脉圈,斩获不小。

“我觉得我年轻,还能拼,下一步打算在安全领域打造自己的品牌”,他沉吟片刻,很认真的接着说,“我真的不只是卖货的,我运营的是一个互联网品牌。”

显然,35岁的男人正精力充沛,而跨境电商领域却已不那么年轻了,这几年亚马逊火爆,这个领域涌进了成千上万的卖家,20多岁的小伙子比比皆是,白天奔走于热闹非凡的华强北、龙华等地,晚上在各大咖啡厅高谈阔论,某某同行又出了一款爆款,某某又融资了。

掩饰不住的忧郁,深圳三十万亚马逊从业卖家,严小光是典型的一个。

“竞争大不大?这不是废话么,在中国哪有竞争不大的行业,跟卖的太多了,一不小心就会被各种选品软件盯上,低调都低调不起来。” 谈及竞争与被跟卖,严小光似乎有点情绪激动。

“那你有担忧吗?” 小编小心翼翼的问。

“卖的好点,跟卖的就来了;卖得再好,流量和规则始终控制在亚马逊手上。” 严小光情绪转为低落了,眼神藏着无尽的寥落。

那为何不建立自己的独立站卖货呢?你不是做互联网的吗?小编真不知死活,紧追不舍。

严小光沉默了,犹如被孔乙己窃书事发在咸丰酒店被人取笑一般,脸涨得通红,青筋暴出,良久叹了一口气,坦然其实自己就是一个卖货的,自己做独立站,哪会搞流量啊,互联网人是会玩流量的。

恩,流量的圈子,也许该去蓝色星期五聊聊了。

----

推荐大家使用App阅读,视觉效果更好。

在各大应用市场搜索蓝色星期五即可下载。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