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论剑:互联网出海下半场 合适创业公司的出海模式探讨

从左到右依次为:主持人蓝色星期五CEO 吴哲辉,瓦坎达创投创始合伙人张泰伦、大观资本北美首席代表徐瑞呈、烟台瑞网CEO 姜鹏杰、Helium创始合伙人辛炜。

蓝色星期五第14次线下分享会于2018年11月2日(周五)晚7点日期举行,下半场为主题讨论时间,主题为大家所关心的互联网出海下半场--合适创业公司的出海模式探讨,两位出海优秀创业者代表与两位出海基金投资人参与讨论。

插播:本文太严肃,合适央视版,全文约一万字,若有淘金心,一定有收获。

主持人吴哲辉(下文简称主持人):

众所周知,以工具出海为代表的第一波出海浪潮以后,各大巨头与创业公司纷纷寻找下一波机会,如现金贷攻占东南亚与非洲市场,直播平台持续在全球烧钱,抖音海外版TikTok第三季度已霸榜美国iOS与安卓双平台,跨境电商素有如火如荼之势,国内游戏因为版号问题更是纷纷扎堆出海。。。

国内成熟的互联网模式众多,到底还有哪些模式可以搬到海外去呢?又有多少模式合适创业公司呢?蓝色星期五作为一个干货分享平台,有着广深创业者务实的风格,希望今天我们能探讨出一些有价值的内容来。

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四位嘉宾,很期待四位嘉宾们的精彩分享,首先有请四位嘉宾做先做个简单自我介绍。

跨境电商Helium 创始合伙人辛玮

大家好,我是辛炜,主要负责国内外电商。带了6年国内电商,天猫,淘宝平台做自有品牌,前年下半年成立专门部门尝试做跨境电商。今年开始摸索了一些新的模式,接下来我会侧总电商把现有的项目操作模式和运营思路和大家探讨。

烟台瑞网CEO姜鹏杰: 

大家好,我来自山东烟台,网名是风筝,也有不少人叫我Jacky,最早做一些工具类的付费流量推广,然后做订阅,两年前开始在FB上推广二类电商,也是大家俗称的黑五,我会从营销角度给大家分析下接下来的创业方向。

大观资本北美合伙人徐瑞呈:

大家好,我是大观资本北美首席代表。平时都在北美,有幸接到吴总的邀请,过来参加蓝色星期五的活动,与深圳的出海创业者进行比较深度的交流。

我们属于第一批出海基金,其实很多的经验获得都是在投资几年了以后,对于出海的行业,市场,项目怎么去把握,怎么去发展,才有了一定的感觉。

现在看出海的项目是越来越有感觉了,出海的方向越来越好,出海的时间也很不错,现在非常适合出海,希望和大家做一些心的交流。

瓦坎达创投创始人张泰伦:

大家好,我是张泰伦,艺名萌叔。非常感谢吴总组织这个活动,有机会和大家交流。我一直做投资,出海这块也投资了几个项目,其中工具类的,内容类的等,我们现在比较倾向于去出海非洲的项目。

主持人:感谢思维嘉宾介绍,接下来我们回到主题,您认为海外哪些方向值得创业公司去尝试呢?首先有情大观资本徐总给大家解读。

大观资本北美合伙人徐瑞呈:

我先抛砖引玉一下。是这样子,就是我们在开项目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传统的互联网出海都是从工具类开始,发展到最后变成内容,电商等一系列的这种新型互联网出海应用。

我们认为在正常时间的观察下,我从两个方向讲,一个是产业角度,另外是市场角度。

产业角度:在目前来看,就工具,视频,社交这类APP,他们在海外还是有一定的机会,虽然我们说工具类设想有些过时,这个要看我们怎么看,原来的工具出海打法,属于空军式打法, 他们的团队全部在中国,他的设计、产品理念其实适合中国,所以从中国的角度直接去做海外,效果肯定是不好的,经过了这样子一段时间后,他的产品竞争力就下去了。

那我们现在要做的,像内容方向或者娱乐方向,我们要更多的注重产品本地化,所以呢,我们更多的看到现有的团队,他们的内容团队在本地,技术团队在中国。现在大家都可以看到这一点,我觉得这个方向还是很不错的。

另外从其他的新型的,或者我们可以做的来说的话,我认为游戏,休闲类游戏在东南亚市场还是可行的。像电商,这个跟本身的 ,互联网跟线下的供应链,基础设施,支付系统有很大的关系的。

我们认为像印度市场发展起来还是需要时间,我们可以在上下生态游做一些事情,像电商物流呀,支付呀,我们觉得这些还是有机会的。

最后说一下对市场的看法,现在已经到了互联网出海下半场,现在要是一个创业者说我要去印尼,那有可能这个市场已经饱和。因为大部分东南亚市场体量不是很大,肯定不会出现像中国那样子的情况,他一定是一个饱和市场。

所以大部分国家他其实是在一个阶段只能冲出来一两家企业,所以我们认为在东南亚大部分可行性的领域里面,比较热门的领域里都趋于饱和,所以我们下一步比较重视的是印度市场。

印度市场目前相当于2005年的中国状态,从GDP和其他数值、所以这一块我们认为在印度有一定的红利期。从他的市场体量和经济水平,在未来可以撑起一个大的互联网市场的。

其他基金也特别看好这个市场,再往后我们看好非洲,但是我们基金现在还只投过一个非洲案子,因为我们的人力问题,我们还需要时间去摸索非洲市场,我们认为未来非洲是一个好的市场。

总而一句话,对于内容方向在印度及一些新兴市场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掌声)

主持人:谢谢徐总,刚刚您说到的非洲,也是张总(张泰伦,江湖俗称“萌叔”)非常看好的市场,我们有情萌叔给我们解答为什么那么看好非洲市场。

瓦坎达创投创始人张泰伦: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屁股决定脑袋。因为我们现在也正在非洲创业,做移动支付,准确的说是在尼日利亚做当地的支付宝扫二维码付款,我们也做投资-人民币基金,然后明年我们准备做一个美元的基金,目标是一个亿美元。

虽然说可以投非洲本地的项目,其实出海这个事儿,他并不陌生,就是智能机出来以后,0809年的时候就有一批创业者正在做出海,比如久邦,北京的Sunjoy,那个时候基本就是轻游戏,或者工具。

前面有朋友问我说工具是不是没戏了,其实我不这么看。你如果说是系统工具的这种这种产品可能是这种情况,但是工具有很多个类型,比如说一些垂直门类的工具,教育类的工具,金融类的工具。

比如说那个记账,还有细化管理类的,等等这些垂直分类的工具,我觉得可能还是有机会的,最好是跟钱沾边的这种。

工具类出海火爆主要在就是2015年与16年,当时主要是两个分岔,一个岔就是泛娱乐,以音频,信息流视频为主,抖音呀,海外版手游头条。

从17年往后到现在,其实出海的形态比以前的更多元化了。最典型的就是印尼的现金贷,一个现金贷,当时最多有几百家中国的公司去印尼放贷,但是这个也是非常需要去做本地化,因为你是需要金融牌照的,要没金融牌照,就会从应用商店下来,然后就game over了。

所以这种类型的项目一定是要接地气,要去落地的。 除了现金贷这种,我觉得还有更多的,比如说一些本地服务,包括滴滴他们也在往海外走,所以现在出海的第三阶段,它是一个百花齐放的一个状态。

从地点上来说,我感觉现在东南亚和印度的竞争有点白热化,其实大的系统性品牌的机会好像并没有两三年前那么多,当然确实又有些垂直行业的机会,这个肯定是有的。

从竞争格局上来讲,我觉得明年的这个时候,东南亚和印度可能就大局已定了。

 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种大平台新机会可能是越来越少,这个时候我觉得就是要有一定的前瞻性,我们把这个眼界往远一点的地方看,往中东地方看,往非州这个地方看。

为什么说非洲这个地方是屁股决定脑袋呢,最明显的一个信号,就是9月份开了一个中非峰会,(中国)准备给非洲投600亿美元,主要是基础建设这一块。

然后我预计明年的时候,尤其是在明年两会之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会出来大量的可以执行的政策,去引导中国企业去非洲去卖东西,去建工厂,去做服务业。 

我预测这是一个概率比较高的事情。同样我们这些做互联网做创业的人,其实也应该知道这一点。

给大家说一个小事情,就是国庆期间,我身边至少有五个投资的朋友都去了非洲。平时以往这个时候他们都是去美国了,但是这次去了非洲。

为什么?因为他们看到大大去了非洲,看到马云去了非洲。有可靠消息,前两天马云还在卢旺达,卢旺达这个地方。那么其实这些大佬的这些具体的行动,甚至是能够看得见的,就跟着那些嗅觉灵敏的人走,觉得可以给人更多的信心。

另外非洲的互联网状态给我个人的感觉有点像几年以前的东南亚,从它的人均GDP这种低渗透率和他的整个的地理格局来说,它意味着那边可能还是有一些平台性的机会去的早的话,可能做成独角兽企业公司。

另外一个角度就是创业嘛,可以去非洲卖东西。因为他们当地没有工业,没有产品供给,他们也买不起美国的东西,只能买中国的东西,中国的日用品建材,起码毛利可以保证。

(掌声)

主持人:萌叔给了我不少触动,更对正确的人,才有更大概率做正确的事,这是一个思维的突破,有是思维的局限了,行动的空间非常有限。我是国内第一家做头条出海模式的,一心只想做好产品,完全忽略了长期积累的营销优势。

接下来我们听听姜总的解读,作为一个能够轻松获取到千万级别流量的top affiliate,请您从专业营销者的角度讲讲,海外项目还有哪些机会?

姜:

今天的主题是适合创业公司,其实因为我现在一直在做黑五,黑五其实我觉得很适合创业(满堂哄笑)。

因为你只有1万块钱,你就赚1万,有2万转2万,不需要投资,不需要融资。然后这个行业确实你要面临很多很多问题,但是如果说你本身这个资本受限的话,做这个是比较适合,最起码像蓝总(主持人)说的一样,你捞第一桶金是没问题的,而且你的资产可以迅速的翻几倍。

有人问过我,之前日高峰到底是赚5万美金一天收入还是利润,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是利润,我与蓝总是数十年好基友,今天既然来了,就讲些干货,才对得起蓝色星期五干货分享平台的定位。

因为我们做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灰色的,我们看天吃饭,我们要看Facebook的政策。 他松的时候,我们带著就抓一波,它在够紧的时候,可能我上广告上不了,但是你说他要上不了的话,你就放弃,那可能就错过了很多机会。

如果你一直在这个行业里边转的话,你一年逮到几次机会,我可以跟大家明说,我们一年大概得有几次机会,他能让你好好赚嘛钱。

另外一个领域是Casino,这个我们就要到素材上下功夫,把这个这个用户质量给它提高起来。然后下一个讲XX 普瑞跑??二维期权??也是推广用户获利的,他跟今天许总分享的TS offer很相似,就是我们给他推的用户,他每个用户它就要打电话过去的二次营销。 

这种offer,大家可以去SPY。给大家说一个干货数据吧,你的offer payout达到500美金的话,你的获利价格要控制到30刀及以下,否则你赚不到钱,竟然我们选择做黑五,要是ROI不能达到50%,那就别玩这个了。

(掌声)

主持人:

近年来海外流量圈子里很多人都去海外做COD,极少人做品牌跨境电商,不少可能受了布谷鸟一年赚了3个亿的影响,各地涌现了一大批赚快钱的企业开始投身COD。

辛总是我认识的跨境电商从业者里边,极少数能正规运营与暴力模式平衡非常优秀的,接下来我们听听在跨境电商领域的话,有没有我们创业公司的机会?或者说跨境电商这一块,你认为现在是值得大家长期去做的事情,不仅仅只是赚快钱?

跨境电商Helium 创始合伙人辛玮

不管是国内的一些项目数据或者跨境的一些电商项目数据,可能都是在我的操作范围,在我的认知范围的一些看法,也不一定就是这是怎么好怎么怎么错,因为我也是从1万块钱开始的,所以我接下来分享应该适合绝大部分来开始做的。

国内电商呢其实就这几个大平台,我们其实做的时候,我们也是朝着品牌去做的,京东天猫这块我们做品牌也是自己贴牌的,服饰啊那个按照品牌打法去做的。

那时候两个平台加起来,我们一年也能做到两个亿的这样一个范围,但是主要是因为我们是第一批淘品牌的扶持,就是天猫品牌的扶持店,这些从那一路流量红利期过来的。

到后来京东跟天猫开始2选1的时候,就那时候那个品牌电商这一块卡流量的时候,就是后来他们会引进品牌,把之前扶持那一批我们类似淘品牌都卡掉了,卡掉完之后呢我们就开始着手转型,我们后来反思一个问题,其实都是因为我们的所有的数据,所有的用户没在自己手上。 

从那以后就是我在思考这个店做电商这条路的时候,我一直很特别把数据能不能留存,客户能不能留存作为一个很核心的判断点。

后来我们就经历了从15年开始我们去接触了微商,就是我们公司会建一个一两百号人这样的销售团队,这样销售团队从每个人手里都有微信账号,然后我们所有的微信就是把客,用户粉丝都加到微信账号来进行一对一的这种沟通。

那不管我们所谓的黑五也好,或者其他产品也好。只要有需求的,我觉得都是因为客户市场需求,客户需求的点我们都能去合理的去提供的话,我觉得这些都好。

不管我卖什么产品,我们也有COD业务,但是我带的电商项目,基本上我没有卖过50块以下成本的东西,所以这一块就是产品做好,然后如果数据能留存,客户能留存,那我们这个模式设计的话就能不受制于平台或者很多发展的限制。

我很直白的说一些例子,就是这个是我们我自己带的团队的数据,就是我们的一个男性的项目,其实卖那个主要产品主要为玛卡这一类的,产品设计还是不错的。

这个产品在国内微信直营过,从15年做到16年一年做了1.6个亿,然后从17年结束之后我们开始下滑,因为这个微就是流量开始洗完了,基本上对国内这一块就是洗完了之后,我们有两年没投广告,从16年开始现在到算到今天为止起,我们两年没投广告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我那个团队每个月稳定持续下降,现在也仅剩几十个人在维护,那现在一个月利润也到200万以上。

就一点我们我们用户数据如果能留存的话,即使你两年不投流量,你的利润虽然在持续。

这种模式在国内做了之后,我们就想能不能在海外也试一下,海外也有微信也有WhatsApp,从项目开始做,不到两个月积累了差不多300多万用户。

我特别相信,所谓的互联网3G打法,第一个流量红利期,第二步用户的沉淀及消费的场景;第三步我们去做一个商业的这种环境,所以在我们之前我们做的事情都是吃了第一波的流量红利。

 但是现在不管国内也好,国外也好,就是我能接触到的就是基本上这个流量的增量智能手机这种饱和,在我的认知机制范围之内,我觉得流量红利期基本上没了。

现在只是大家在增量市场下面流量下面去做设计,我们要设计一个沉淀用户消费这种场景,现在人家有平台,电商,就你会要么沉淀到平台上,要么沉淀到独立站也好,我们的APP也好。

现在有一种模式叫做加法模式,就是把所有的这个广告投出去之后进来加法工作,留存到当地人使用的社交工具里面。 然后我们把所有的用户精准的加到我们这个社交工具里面,然后由我们后端的客服来进行他们一对一的沟通,好处就是我们的转化的客单价会比较高。

我们真实的数据,第一次成交转化率就是客单价3000以上,那第二次幅度基本上到达到1万以上,那这样的复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把它加到了社交的工具里面之后,我们能让他不会流失,我们现在把它留存下来,我们能不断地接触到他。

我们海外现在做的比较成功的项目,以有问题的肌肤来切入,我们的那个产品成本很高,是因为我们真正的解决了一些肌肤问题。只要我们解决了一个问题,客户会对我们其他的产品更加信任,复购会越来越多。

还有一个点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个项目,产品是狗粮和猫粮,大家就会觉得这个市场不大, 但是就在昨天我们用同样的模式,当天的销售额超过100万。这一块我们卖的是会员卡,就是也是单次充值1万的话,我每个月给你寄我们这个粮食。

当然我们是找到了绝对优质供应链来保证我们的产品,我们还会配专业的宠物医生,来保证我们的服务。

我们前期的引流也是以这个为切入点。这个项目,今年是第四年,就是这个这个模式来玩,现在实际是差不多一个月1000万,今年我们在深圳又开了第四家线下宠物店。

当你真正把用户常能沉淀下来之后,你就有可能玩第三部一些商业环境闭环的形成,核心还是用户的留存,我们能接触到他,然后我们给他提供服务。

这也是我经常提到的:我们不是卖产品的,一定是卖服务的。因为只有卖服务你的产品附加值才能做得高,只要专注卖服务,不管国内还是海外,都有足够大的机会,谢谢大家。

(掌声)

主持人:

我们刚刚谈及的不少都是东南亚与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还有没有创业机会呢?

瓦坎达创投创始人张泰伦:

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把社群拼团,美国考虑一下。当地一些公立大学的学生,他们上大学有贷款,然后毕业之后要还好几年的贷款,算是非常钱紧。这种情况下,其实你可以考虑承包,把他生活承包掉。

我感觉就是美国的年轻人,他们消费降低的趋势比较明显,如果能把他们的生活承包起来,这个市场也是挺大的。 他们大学生有一两千万人,每个大学都是一个人群非常集中的一个地方。社区拼团,我觉得可以琢磨这个事。它可能是以大学为单位的,以社区为单位的,生活承包类的问题。

大观资本北美合伙人徐瑞呈:

其实我特别同意辛总讲的一个东西,就是说我们很多时候看项目可能要从这个需求出发,面对的消费者需要的那些产品,或者说是不管什么服务形态,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东西。 

然后另外一个刚才吴总讲到深圳创业者,其实我们非常喜欢深圳创业者,然后我们基金也投了很多深圳的项目,本地我们有很多项目在做。

具体说到从中国出海到欧美这一块呢,首先我们作为一个大趋势来说,我们是觉得不成立,从具体的细分行业来说,中国其实相较于欧美在很多地方是优势的。

当然我们的大逻辑还是一个从高往下,这个是我觉得是出海不能变的问题,不可能从低往上看,这个是是非常难的。 

我觉得这个在美国或者是在欧洲,其实还是有很多地方的状态和它的这个形态低于中国的发展的。比如说我们的这个共享单车,但是他确实是这个中国现有发展得非常好的,最后再发展到美国去,再到欧洲去。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们在北美这边投了很多项目,举一个例子,如果是一个初创团队的话,发达国家,它的这个地面的成本会非常高。 和北上广深一线优质人员的成本是一样的,甚至是更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要考虑更多往线上去依赖,所以我觉得在中国往北美切入的地方有几个方向我觉得是比较适合的。

一个其实是新一代的社交,这个是值得去探索。因为现在北美社交属于一个断层的时代,就是所谓的Facebook它的平均用户年龄已经超过了35岁,所以大部分这个年轻人其实不喜欢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用这个搜索,所以他们现在积极地去探索年轻人的社交比如Snapchat,但是Snapchat现在的用户群年龄也已经到25岁以上。 

那这种十岁多的这种孩子们,他们他们有什么需求呢?

所以我们今天就看到很多这种趋势,去年一个16岁的小伙子做出来一个东西 Monkey,但是他很快被一家这个中国的企业收购。所以这一块呢我认为中国的团队它是有希望的,而且中国它的互联网管理迭代速度,它的产品打磨的速度其实是非常高的。

然后另一个就是在内容方向,我觉得中国文化相对于北美的文化,可能还是有一定的鸿沟,但是其实在这几年我明显发现在北美很多内容方向,中国过去的创业反而受到很多资本追捧。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的一个非常好的一个例子叫武侠网。这个武侠网就是翻译中国的所谓的修真小说之类的,他们整个发展出来一套自己的体系,什么阴阳,什么翻译啊,他们都已经发展出了一套这个翻译的体系。 

他们当时真的是挤破头都投不进去,很多美国的一线的基金拼命的在投这个项目,这就是当时一个中美华人团队结合起来一块做一个典型的例子。所以在很多的这个内容方向其实也是有一定的这个机会,然后也比较适合初期的这个创业者去做,所以我觉得这些方向值得大家去想一想。

然后整体来说就是说我觉得在线下如果作为一个初创团队,如果要出太多东西的话,肯定要想一想,因为这个是一个创业本身的这个大逻辑。 

 (掌声)

烟台瑞网CEO 姜鹏杰

因为在就立足眼下来说,我还是很热爱我现在的工作,所以说如果说非要说出海北美欧洲的话,那北美跑NUTRA,欧洲跑CASINO。

(笑,掌声)

跨境电商Helium 创始合伙人辛玮

我还是从电商说起,其实我们这个模式基本上覆盖,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去定位哪个国家。无论美国,还是刚才提到的几个国家,我们都有去做,而且客单价比东南亚高很多。

我们现在开始的另外一个项目,就是我们对接子运动鞋的供应链,我们的供应链能保证品质,所以产品成本很高。后来我们在打磨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最终确定的项目思路就是我们是以社交化内容化来去做这个品牌的,因为我们手里有很多海外的网络资源。

我们在投广告的过程中总结出来一套模式,在设计这个鞋的时候就设计了一个保时捷的模式,我们在考察鞋的时候,发现他的鞋面鞋带,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分开一层一层搞上去的,那我们有没有可能?

我们在做这个鞋的时候,我们把所有的鞋面花鞋带全部给它分解了,就是你在我网上可以个性化定制,然后每一块的收费都细化让用户明明白白消费,但是在前端来看是跟保时捷一样,它是很多选配定制的,但是后端的供应链打的话其实都是做好的。

第一波头部流量怎么来?我们可以去跟网红来进行对接,因为每个网红她的穿衣打扮风格是不同的,那他吸引的那些粉丝对他的这套审美是的认可。

海外的变现渠道也很多,我们可以跟网红进行利益挂钩,然后把你的个性设计进去,然后通过头部流量来把这个品牌的协议可以定制化的个性的这套理念先教育出去推出去,然后再贩卖出去。

当我把能搞定的都搞定一遍之后,其实我教育用户的问题,我这个理念模式,我就可以拉回来,拉回来之后我就可以去换个维度,我来做这个很个性很酷的这种运动鞋,这样我就可以避免一个大牌的运动鞋来进行这种维度的竞争,所以我们在设计这个模式,其实真的是客户需要什么,那边年轻人在玩什么,需要永远是存在的。

任何东西,它都会衰减,可能那个思路衰减了,可能那个点大家的审美或者大家的需求衰减了,但是它总会有新的需求出现的,那针对这个新的需求,我们中国有这么好的供应链,我们可以去对接。

所以也是给大家一些启发,可能让我们先从脑袋里去打破这些基于交易的限制,打破一些思路限制,就是东南亚好做,是不是美洲美国不好做,我们不要去想这些,不要去想这个国家那个国家。

我们要想需求,就像全球男人都需要壮阳一样,你需要换新的维度,换新的思路,符合新的需求,或者来引领他们的新的需求,来推动这个商业来推动这个东西,我觉得不管是你卖一个纽扣也好,卖双鞋也好卖,做一个APP也好。

我接下来我可能做一些社交啊,APP啊,再过两年,肯定要考虑第三步,就是所有流量进来之后,我怎么沉淀下来做生态。

所以我们要打破一些交易限制,或者把以前的一些东西,你想做的事情先丢掉,就跳出来跳到外面再去想。反正流量在那,Facebook就那么大,永远在那里,我们只是要去设计新的模式来满足这个需求。

(热烈掌声)

主持人:

大道至简,辛总每次都直接指出最核心本质的东西,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在做事 有太多的的可能,但是我们常常思维被禁锢,把这种可能当成想当然的不可能,感谢辛总拓宽我们的思维给我们道层面的启示。

然后我们现在所看的是以电商为代表的中国制造出海,可能下一个阶段文化出海必然是大势所趋,大家最希望看到我们出海行业以后趋势,希望我们中国人能在里边扮演什么样的重要角色?

瓦坎达创投合伙人张泰伦萌叔: 

这个问题其实挺大的,我有点怕(笑)。 说一个小事,我跟我爸去做房产变更手续的时候,遇到了需要证明我爸是我爸的这个事,然后还要去派出所开证明。

我后来在想,其实抛开派出所的权威性不说,我觉得一定程度上微信或者支付宝,或者他们俩数据整合一下那肯定是能够证明的。现在这个数字时代,就我们的人在现实生活当中的肉身,你可以理解为在另外一个维度里边的一个数字身份。

我觉得这是我们中国人在这个行业是领先的,这是未来的一个潜在的大趋势,我觉得这个其实可能也会逐步的往前面走,尤其在手机应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比较快的地方,因为新兴市场他们的线下的场会比较少。 

大观资本北美首席代表徐瑞呈

用一句最简单的话说,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平,中国可以到海外去,外国人也可以把先进经验、模式、科技引入到国内来,相互学习,互较长短,这样大家生活会越来越好,社会文明更加进步。

烟台瑞网CEO 姜鹏杰

我还是来实在的,希望中国能出现越来越多的具备全球视野与能力的专业营销者。

跨境电商Helium 创始合伙人辛玮

说起这个话题,特别有感触。很多时候,我们不敢承认自己是中国品牌,在新西兰买数据线的时候120块一根,其实在中国就9.9包邮。

他们明明接受了我们的产品,却不太愿意承认我们的生产力与品牌,只要一看是中国品牌,放佛绑在螃蟹上的稻草,一文不名。

我希望希望中国的产品能够得到海外的认可,得到全世界的认可,真有那么一天,我们的民族自豪感才能油然而生。

(掌声)

主持人:

萌叔的前瞻性的眼光,姜总的直爽与务实,徐总世界大同的胸怀格局,辛总渴望中华民族复兴的爱国之情,都让我钦佩,感动不已,相信大家也感同身受,受益匪浅,感谢四位嘉宾无私的分享!

(掌声)

蓝色星期五第14次线下分享会圆满成功!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